金花游戏合作

浏览量:400 时间:2020-05-23阅读:324点赞:903

       母亲来到病房,打开保温瓶,说:宝贝,趁热喝了这汤,快尝尝!母亲的一句大器晚成却让我开始了新一轮的旅程。母亲说:不知道我能不能过到几个外孙结婚的那一天。母亲于我,这一生一世,都是一朵永开不败的花朵。母亲的突然离世对于姐来说,那种痛是没有人能理解的。母亲十分警觉,说不要动,俺这就给您喊大夫。母亲的粽子,是长方型的,是客家人特有的文化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母亲的脸布满着沧桑,蓬松的的头发来不及梳理,额上的鱼尾纹清晰可见,只有那双明亮的眼睛还是那么深邃、深沉……——摘自《我的漂流日记》年夏天母亲来单位看我,我心中有种说不出高兴。母亲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,泪都快流干了。母亲是农村出身的城里人,自初中开始就利用放牛吃草的时间,到隔壁阿婶家学做裁缝。母亲就在它们的生命丛林里感受着跳动与鲜活的韵律,它们对世间各样的热情在年深日久中一遍遍感染着母亲。母亲笑笑,告诉我,这个米酒不辣喉咙,有时候还是甜的呢,只是有后劲。母亲开始是不反对我看书的,但自从我因看书把饭烧糊,把棉鞋烧个窟窿后,也开始数落我,说书越看越丢三落四。母亲有着对美的强烈直觉和本能,却能不依恋,物我之间,清净无事。

       母亲将钱递到我手上时叮嘱着我细点用,那刻我的脑中想着父亲与母亲就当家人的身份做了一次怎样的交接。母亲没上过几年学,讲不出什么大道理,只是经常对我们说:好好念书,要读不好书,就会像娘这样一辈子受累,念好书才能像你爸那样有知识,还能坐公家的办公室。母亲倒是不在乎:有多少吃多少,没啥。母亲会说,几辈子没吃饭了,就不能慢着点,父亲嘿嘿笑,我们也笑。母亲恰恰又是个爱赶热闹的人,只要知道哪儿有唱戏的或者放电影的,一定设法赶去看。母亲就在这个时候回来了,刚一放下农具,就走过来一边提起鸡笼一边问,鸡数了没有,数对不对?母亲懂得很多野菜的做法,但最让我感兴趣的还是观音粉,总是吃不够、总是吃不腻。

       母亲了,尽管仁爱的光芒还照在她那菊花瓣般的脸上,但生命中那些过往都变成了一缕轻云。母亲没有留下遗言,因为她至死也不愿面对这现实的残酷。母亲闻声走了过来,只见我正在手忙脚乱地捡拾洒落在地的苜蓿,母亲对我是既生气又无奈,真想狠狠数落一顿,但看我可怜兮兮的模样,心里又不忍,只能将那些苜蓿芽捡起来,再次清洗干净。母亲出身在一个没落的地主家庭,但相比其它家庭而言,还是有些经济实力。母亲进城后,在城里没有熟悉的人,白天母亲和孩子待在家里。母亲给我的印象像一棵树,我当时上学时看到的那种树——秋天不落叶,要等到来年春天,新叶长出来后枯叶才落去。母亲现在住的地方是分家分给我的一处院落,那也是老院落,我们兄弟姊妹几个都出生在那个院子里。

相关文章